荆门人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8|回复: 0

民国时期荆门仙居乡四大家族常、罗家族兴衰史

[复制链接]

667

主题

1251

帖子

495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958
发表于 2020-8-26 18: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勋明 于 2020-8-26 18:20 编辑

民国时期荆门仙居乡四大家族常、罗家族兴衰史
李勋明

    清朝未年和民国时期,荆门城北仙居乡的“常、罗、李、傅”四大家族曾经盛极一方。据说许集、仙居、刘猴集和李家塘一带田地几乎都被常和清、罗祥村、李逢吉、傅金若四大家族所拥有,然而,物极必反,战乱人祸很快让四大家族分崩瓦解。今天,仙居四大家族的发展史,除了常、罗二家还有些遗迹和文字记载,李、傅二族已找不出多少史料了,下面将常罗二族兴衰略述如下:
    根据常氏家谱记载,仙居常氏始祖常信忠于明朝中叶带着两个儿子从江西迁至荆门五里草场常家台子定居,勤俭兴家,繁衍后代。经过其子孙数代创业,开发了常家台子、常家湾、常家垱、常家林子,修建了祭祀祖宗的宗祠仰山庙。明末清初,先后有常姓分支外迁定居,清康熙年间,常金榜因哥哥去世后,娶嫂嫂为妻而违反族规,携妻迁到偏僻的仙居山沟中居住,即今珍珠村四组。笔者几年前曾经去仙居乡珍珠村常氏宗祠考查,印象最深的是常氏宗祠右边莱园内的那块石匾,该石匾长约1.5米,宽约0.6米,上书“常氏宗祠”四个大字,其字苍劲粗壮,堪称碑书一绝。石匾落款:“前清举人历任昭化丹棱县常炳耀书”。常氏后人告诉我们,这块石匾原嵌于常氏宗祠大门门楼上,宗祠门楼于文革破四旧中折毁后,常家将这块石匾藏在了莱园蓠芭中才得以保存下来。
    常氏宗祠位于一条风景秀丽的山沟中,周围山峦叠翠,一条清溪环流于前,按照中国古代传统建筑学,该宗祠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四象之山环护俱全,祠前朝山特别当旺,易出贵人旺人丁,加之地处深山,也宜于躲避战乱,在封建社会,不愧是一处农耕宜居旺地。常氏宗祠上游有一泉,名“珍珠泉”,涓涓清流,常年不息,常氏家族在珍珠泉溪流上分段筑坝蓄水,自流灌溉两岸农田,大大减轻了劳作强度。走在沿溪流两旁的小道上,听流水潺潺,观鱼翔浅底,鸟鸣山间,令人流连忘返,晃入世外桃源。
    根据祠堂外墙一块砖刻记载,该祠堂建于清朝雍正十一年(公元1733年)。常金榜的后人从这里发迹,逐步向山外发展,迁至许集等地,富甲一方。如许集的常润林曾留学日本,与日本姑娘山本琴波结婚,民国六年左右随夫回到许集定居。生一子一女,战后一个死于老家许集,一个死于武汉航校。如今常氏宗祠房屋已基本损毁,残破不堪,唯有两个石磴仍留在那里印证常氏宗祠昔日的辉煌。目前常氏家族在荆门境内主要分布在仙居乡、城南扬店村和五里镇草场东北。
    仙居罗氏于明崇祯三年从江西迁移仙居地区,据说罗氏由江西移来时有四弟兄,老大老二住仙居沙湾一带。老三老四,一个去四川,一人去南漳。后来老大向罗家冲发展,以耕读传家,逐渐发富,人丁兴旺。到清道光年间,罗代焕这一代时,已成为拥有几千亩土地的大富翁了。老二虽未发富,其子孙也在仙居各地发展起来。
罗代焕共有四子,长子罗广财、次子罗广大、三子罗广成、四子罗广杰都是罗氏在仙居繁衍的四大房族。
    罗代焕长子罗文财,座落罗家冲,生有六子,产业最多,长子绝嗣,次子金奎一人就有土地四千余亩,到其子罗发昌(字祥林)手中,又继续扩充到五千多亩。其余四子金鳌、金鼎、金殿、金炫,也有不少田地。
    罗代焕第二子罗广大家产座落在分水岑冲。罗广大才华出众,约在咸丰同治年间中举。据说曾做过京官。从此“罗二老爷”名声大振。罗二老爷在四房中有土地二千多亩,可是他的庄园建筑豪华,超过其他三家,其庄园九正九厅、六大院落,还有花园官所等附房。
    罗代焕第三子罗广成家产座落李台,中年尚无子女,遂立老幺罗广杰的第四子罗贡华为嗣。罗贡华生于1894年。毕业于民国北京法政专门学校后,又出国留学日本,毕业于明治大学;自封为湖北三杰之一。回国后于1912年加入国民党。l925年起先后担任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委员,湖北公立法政专科学校、上海江湾大学、北京税务学校教授,l925年起先后任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委员,与中共人士合作共事。1927年-1928年曾被当局被捕,[据:《罗贡华自述被捕的经过》,1928 年 3 月28 日《中央日报》] 1931年任海南岛琼山县县长与海口市市长,1932年任国民ZF内政部常务次长,全国内政会议副主席,蒋介石侍从室秘书,一直是蒋介石心目中的核心干部之一,(见《蒋介石日记》。1937年5月任甘肃省ZF委员兼民政厅厅长。1940年l2月任湖北省ZF委员。1944年任湖北省ZF民政厅厅长。1947年3月任立法院立法委员。1949年去台湾,续任台湾当局“立法委员”,其后人在台湾和美国繁衍。
    老九罗金容(钦明),在他四哥罗贡华提拔之下,两次任原荆门县保安团第二支队长,第二区区长,又任襄樊县某局局长。大房的侄子罗祥林也在他们的荫庇提拔下,担任了仙居团防总指挥。“罗团总”一时威镇四方。由于他的土地多,财力足,买枪枝,拥兵自雄,成为仙居一方的坐山虎。
    罗祥林不仅靠他的叔父荫庇,还仗常、李、傅三姓的支持。罗家与许集常姓、刘猴的李姓、傅姓合称“常、罗、李、傅四大家族”。几百年来,四姓结成了坚固的同盟,在政治上互相关照,在经济上互相支援,因为他们历代都是以联姻来维系感情,才能不断地交往,不断地消除彼此之间的矛盾。因此他们在荆门城北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地方家族集团。在政治上也形成了荆门当做官当老爷的护官符和重要角色。
     1931年7月,仙居革命人士王超然和廖光旭从洪湖随红三军第九师师长段德昌北上时,组织农会、妇联、游击队,在仙居成立了苏维埃政权,大张旗鼓的宣传革命道理,唤起民众打地主、分田地。弄得地方老财主们也倾家荡产,罗祥林一落千丈,连平常日食都难保了,从此仙居地主政权土崩瓦解,罗氏在仙居不能称雄了。
(部分资料来源陈寿年、李远富)
01.jpeg

02.jpg
纠正罗贡华长子罗启昌(自名罗克欧,妻范四维)

001.jpg


                             鲜为人知的一段往事(罗贡华一子命运)            

                                       (蒂嘎的博客

    春节期间闲暇无事,上网随便翻翻,嘿!无意间,看到当年表哥所写的那篇文章,及文章中所用的结婚证和照片。在那褪色的结婚证和泛黄的照片上,几位人威武的军人毅然进入眼帘,再把结婚证上的名字一看,顿时肃然起敬,那可是几位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是抗日战场上赫赫有名的民族英雄,让日寇望而生畏威武的中国将军。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四姨爹和四姨妈的结婚证和结婚照,这张照片,虽没现影楼中摄取的景致,没炫丽的服装、新潮的姿势,更没如今这般考究和奢华。但,在七十年前,这类新型的西式的婚礼,那是非常挺时尚和新潮的。
从照片上的场面上看,参加婚礼的达官贵人少不了,主婚人、证婚人、男女傧相一应俱全,而且是高朋满座,热闹得很。按此规格,婚礼应该在当地著名的教堂内举行,牧师(证婚人)以纯净的心,祝福、祈祷。大而长的鲜红色地毯,通向结婚殿堂。庄严肃穆神圣的婚礼进行曲,在教堂内回响,激荡着红色的地毯上,心比蜜甜的新郎和新娘......。总而言之,结婚的阵势不小,而且还很大。婚姻的殿堂布置得豪华得体,长长的婚纱由傧相托起,人们欢欣雀跃兴奋无比,那热闹的气氛,无不叫人惊讶和赞叹称奇。先不用说那几位屈指可数的人物,就连四个小小的傧相,(捧婚纱的金童玉女)就了不起。四姨爹右手的那位小女傧相,就是杜聿明的女儿杜致礼,后来是杨正宁博士的夫人。
你看新娘那套新颖的婚纱,身穿笔挺将校服的新郎,相敬如宾礼仪中,隐藏着罗曼蒂克式的柔情,四周戎装威武的男宾,和高雅端庄的女客,让喜庆温馨场面锦上添花。看到四姨爹那笑容可掬的样子,仿佛洞房花烛夜之前,已经是金榜提名。这两项男人世间,顶级的大喜事,全降临到他一个人头上啦!
    脱下国民革命军的将校服,换上新军装,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的四姨爹。是位政府急需的军政干部,他出生于黄埔军校第十期步兵科,又是重庆分校留德军官培训班的高材生。很快部队将他分配到重庆的一所军官学校任教。身为教官的他,本可无忧度过一生,倔强的性格使他毅然弃军回乡,放弃了做教官吃皇粮的前程,回到武汉,成为一名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本以为脱离军界、成为一名自食其力的普通劳动者,就会过着平淡普通的日子,就会获得与世无争平静,哪知,运动如同空气一样,你不理它,麻烦照样会找你。四姨爹和诸多成分不好的人一样,与运动结缘,甚至是形影不离。不久四姨爹就成了一名运动员,所有运动,喜欢将他推到风口浪尖上,交代那些摆在桌面上,又永远交代不清的历史问题,这类头上“虱子”,明摆着写进档案中的问题,新风作浪的革命人,老是纠缠不休追根到底。
   在那狠抓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有些奸佞小人,喜欢踩着别人往上爬,找些有“问题”的人做垫背,作基石,作为炫耀标榜,晋升的阶梯。他们越疯狂,越显得革命。
   对于民国时期的人,民国时期的事,我们的父辈,不能说,不敢说,我们更是一无所知。民国的那些事,与课本所说的内容,严重不符,甚至背道而驰,父辈要是说出事情的真相,那是要遭到没顶之灾的。迫于痴人说梦的革命形式,上辈人几十年来,从来不敢提,也不能提,四姨爹那段不便言表辉煌,深深烂在大人的肚子里,也是情理中的事情。
   表哥能不畏强权,在那惊涛骇浪,稍感平静的日子中拿了出来,可见他孝道之心,缅怀父母之勇气。别看这结婚证和照片泛黄,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雨磨难,但,四姨妈所穿婚纱的式样,除了一点也不老土外,还很时尚、新颖。让人没想到的是,那彩印的结婚证,居然和现在颁发结婚证的式样差不多,只是更完美、更喜庆、更富有人情味罢了。再看这结婚证,和结婚证上签名的证婚人、介绍人、主婚人,那更是于雷贯耳非同凡响,那可是近代历史上,掷地有声、响当当、硬邦邦,战功显赫、举足轻重的历史人物哟!
    你看,证婚人是:国民革命军第五军军长杜聿明、主婚人:国民革命军第五军中将参谋长黄翔。王亚光、范中炎等国民军政要人,就不用一一介绍了。
    小时候我常随父母过江到姨妈家去玩,每次去总喜欢缠着四姨爹讲故事。四姨爹肚皮中的故事可多啦!就是一篇接一篇不停地讲,只怕连续讲上几个月都难得讲完。四姨爹总爱讲他小时候读书、和参军打鬼子的故事。四姨爹做事一丝不苟非常认真,就连讲故事也不例外,不光绘声绘色详细讲述外,还相当投入。他能把那跌宕起伏,朴朔迷离的故事,讲得丝丝入扣极富哲理。那扣人心弦的故事,深深抓住听者的心。特别是他们军,在缅甸的仁安羌、胡康河谷等战域,那些英勇悲壮的故事,深深震我幼小的的心。
    四姨爹是个极有本事的人,虽然他一生命运多舛,始终没能改变他豪爽豁达的性格。四姨爹出生在荆门的一个书香门第,其父罗贡华是国民政府终生立法委员。四姨爹自黄埔军校第十期步兵科毕业后,就遇上抗日战争爆发,后又被送进,黄埔重庆分校赴德国军官培训班。戎马生涯大半辈子的他,曾叱诧风云大起大落,但命运总在和他开玩笑,使他屡屡遭遇坎坷。倔强的性格使他不愿向权位低头,心甘情愿回家劳动、历来运动、栽赃诬陷,使他过早走完自己的一生。
   听哥姐说:“抗战期间随裕华纱厂(解放后改称武汉国棉四厂)举厂西迁重庆,当时四姨爹的部队正好驻扎在那,一次四姨爹开车带着他们到歌乐山去玩,山路崎岖不平,一路上坡,蜿蜒曲折非常废油,回来时,乘坐的吉普车油箱中的油烧干了,好在车正处在山岚上,能干的姨爹,用他那高操的驾驶技术,绝妙地利用地形,硬是将没油吉普车开出了三公里,安全到达目的地。
   大姐还亲眼看到四姨爹用手枪,击中100米开外,四姨妈右手拇指和食指捏的那张扑克牌。当枪响,子弹打穿扑克牌上的红桃A的那一瞬间,不光说大姐害怕得心都快蹦了出来,就连当时在场的大人都吓得面如土色,不少人还闭上了眼睛。可手握扑克牌当抢靶架的姨妈,不但不怕,反像局外人似的,站在百米开外有说有笑,谈笑风生没当一回事。
    不久,四姨爹所在部队开拔缅甸,与日军浴血奋战,经历了三年零三个月。后经野人山,吃尽了千辛万苦终于回到祖国。解放战争时期四姨爹所在部队厌倦战争,拒绝打内战,在西南投诚起义整编入解放军。上级领导赏识四姨爹的学识,要留他到当地军事院任教,脾气倔强的四姨爹,谢绝了领导的好意,依然回到湖北家乡弃戎从工。四姨爹曾经说过:“选择体力劳动凭力气干活,那饭吃得安稳、安逸。这种简朴生活,能格物,更能纯洁自己的灵魂。”

罗贡华大陆之子文昌述家族
先父罗贡华号荆璞,湖北荆门人。1893年古历6月29日生,1990年古历8月24日病逝于台港,享年97岁。
先父第一夫人胡氏,湖北南漳人,生育三子:启昌、承昌、文昌,现三子均在大陆。先父第二夫人姜若木,江苏人,生育五子二女,军昌、世昌、英昌、斌昌、复昌;继华(大女)、纪璞(小女)。姜妇人所生五子二女除斌昌在台湾外,其余均在美国。我是胡母所生第三子,生于1922年古历9月6日,现年80岁,离休前系国有洛阳建筑机械厂副总会计师。
03.jpg


04.jpg

往事的回忆-看照片有感           
               蒂尕字汉         
闲暇无事信手翻开久违的相册,那张一九九一年,四姨(范四维)到台湾省亲时和陶涤亚的合影映于眼帘,眼看照片浮想联翩:家母的八位姊妹先后架鹤西去有六,现只有六姨和小舅了,往日的热闹场面今一去不复返......想着想着不竟黯然泪下。
    那年,终生立法委员罗贡华先生逝世,由于嫡长子四姨爹(罗克欧)早已不在,四姨值得只身前往(台湾)办理丧事。祭拜完公公丧事后,顺便探望多年未见面的亲戚朋友,陶家姐夫陶涤亚就是其中之一。
    中慧姨妈什么时候嫁给陶涤亚先生,作为小辈子的我,以没法寻觅到具体答案了;记得家母(范亚维)在《京华寻梦话童年》中有这样一段话:“ 一九三一年洪水成灾,五叔(范熙绩)来信说要以身殉职,父亲回武汉视察,又回到家乡修谱,叮嘱范正松父母,照料好正松的坟。因为他是二七年,被党争杀害的烈士。父亲和宗亲还拟定家谱的原则。
    春节前父亲把中慧大姐带到北京,因为大姐不愿遵从父意,与刘家成婚。她一心想和陶家姐夫(陶涤亚)结合。贤之三伯很顽固,但,碍着父亲的面子没有深究。后来他们结婚,住在长清里,贤之三伯母总是偷着送吃的,送钱支援她们。现在,她们的大女儿,在海外成了音乐家,两个儿子都在美国。这都得感谢父亲的先见之明。”
    《东西湖文史研究资料》(第二十辑)上刊登了陶涤亚一首诗:

     人不亲士亲—
     别忽视这一句乡土语言;
     这是宗土的语言,
     也是民族的起点。
     走遍了天涯海角,
     忘不了故乡泥土的芳香,
     只要一声乡音入耳,
     就会胜过任何愉悦的乐章。
     它是几千年民族感情的元素,
     爱乡才会爱国,
     爱国必定怀乡......
一九七三年台湾湖北汉阳同乡会编集《天涯海角忆汉阳》一书,陶涤亚此诗代序。
   热爱祖国,热爱家乡的陶涤亚,于一九八八年,趁台湾东吴大学教授周法云首次返回柏泉老家探亲之机,特拜托周先生回台时给他带去故乡柏泉掏湾的一撮泥土和一瓶柏泉古井(泉)水,得以亲领故乡泥土芳香,亲品故乡泉水之甘甜。
    网上对陶涤亚有这样一段记载:“陶涤亚一生文武并行不悖,亦军人亦报人。从军30年,办报20年,几无中断。陶涤亚先生幼承家训,自少深怀振国之志。1929年10月在汉口独立创办发行《碰报》,时陈政弊,口诛笔伐,揭露官吏贪赃枉法荒淫腐败,一时武汉三镇引起震动。1931年他投笔从戎,成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生。解放前到台湾,1961年后任台湾国防部政治作战部联战会中将副主任。1962年,蒋中正手谕晋陶涤亚为中将。陶先生退役后,仍然热心于社会公众事业,他曾受聘任“台湾三军大学”客座教授,担任“中华崇德协会”理事长,“湖北旅台人物志”筹备委员会委员.“中华战备学会”监事。1999年病逝台湾。”
    四姨妈在台治丧期间,是姨爹在黄埔军校同学王多年,车来车去全程接送陪同。同窗学友、战友、兄弟之情没被岁月侵蚀所暗淡、掩埋,更没被政治理念、地位所扭曲。淳朴的友情和当年一样,如同涓涓流淌的山涧水,甘甜质朴、奉献奔放......
    王多年是姨爹在黄埔十期步兵科的同学,1913年10月20日生,辽宁凤城人。记得姨爹说过关于他的一段趣事:1949年国民政府溃败台湾,王多年虽从军南征北战多年,在众多国民党将领中他地位不高,仅是一个带兵的师长。到了台湾后,军政官员多如牛毛,他一个师长要提升,如同上青天难。就在他几乎成绝望时,突然时来运转。
  当年金门事关台湾岛安危,“国防部”在挑选金门防卫总司令时,慎之又慎,规定担任这个要职的人,必须具备少将军衔,善于作战。经过几次筛选,终于拟定了一个合适的人选,报到蒋介石那里审批。
   谁知,蒋介石的批示出乎“国防部”诸要人的意外。蒋勾掉了报告上拟定人选,又撰写上五个字:“王多年如何?”
    王多年名不见经传,“国防部”连此人是谁都不知道。最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部队中找到这个叫王多年的师长。便以王多年不是少将为由,表示不妥,又上报到了蒋介石那里。蒋介石很快在报告上又批了几个字退回:“提为少将如何?”
    按规定,王多年资历尚浅,还不够授少将军衔的条件。为此,“国防部”再次上书,说明情况。没想到,蒋介石也再次批复:“破例一次如何?”
   蒋介石三次反复,三次“如何”,令“国防部”哑口无言,懵了。
  他们岂敢与老蒋作对?立即先升他为少将,调任“国防部”第3厅(作战)厅长。一年多后,1957年1月,王多年在蒋介石的一纸命令下担任金门防卫部副总司令。
  没有不透风的墙,纸更包不住火。时隔不久,这“个中原委”终于从国民党内部传了出来。谁也没料到,蒋介石对他的厚爱垂青,竟源于一次偶然的军中猜谜活动。
  原来,蒋介石兵败大陆,逃到台湾后,举办了一个革命实践院,有一年王多年正在那里受训,恰逢所谓的“双十国庆节”,革命实践院举行一场联谊晚会,以示“庆祝”。猜灯谜也是其中的活动内容。晚会上,有人出了一则这样的灯谜,以“总统万岁”打一同学的名字。
    谜底很快被人猜中,它就是“王多年”——大王能活很多年。
    正巧遇到蒋介石莅临革命实践院视察。他看到这则灯谜后,十分高兴,以为吉利,又听说“王多年”是军人出身,便立即召见,给予嘉许勉励。
    王多年被蒋介石看中后,从此春风得意,平步青云,飞黄腾达,后来升任金门防卫司令部司令;卸任后任陆军副总司令、联勤总司令部总司令等,军衔为上将。
      往事如烟上述之人多已作古,现将逐渐远去的小事、趣事呈现出来,在寄托哀思的同时,能让父辈们所走过路上的足迹,更稳、更深;铭刻在宗亲朋党、后裔们的心坎上。
05.jpeg


05.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nsccm  

GMT+8, 2020-10-30 03:16 , Processed in 0.071708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